宿州卫校几点接活

来源:互动百科地区:伦理剧发布:2020-01-05

宿州卫校几点接活剧情介绍

【大纪元2021年06月10日讯】几天前,在北京的春季 国际金融论坛 上,中共的金融高层,高调表示要从严从重从快打击金融领域的恶性违法违规行为,并强调说要让做坏事的人付出沉痛代价。
我们看到,当前因为疫情影响、还有中共二十大临近等因素,导致中国金融领域系统性风险增加。这一番中共金融官员要防范金融危机的表述,也让人联想到了,近年来 习近平 当局多次面临的金融风险,尤其是2015年时的一场堪称为 经济政变 的 股灾 。当年的那场股灾,差点让习近平坐不稳党老大的位置。巧的是,被认为参与了那场经济政变的、中国“私募一哥”徐翔,因为7月份就要出狱了,最近也受到外界的关注。
今天就来聊聊,习当局为何多次遭遇 经济政变 ,习的对手,又为什么不惜毁掉金融体系也要搞黑幕运作?
我们先说说这个5月29日的北京 国际金融论坛 ,中共证监会副主席李超在论坛上提到,要“从重从快打击欺诈发行、财务造假,以及以市值管理之名行市场操纵之实等恶性违法违规行为,让做坏事之人付出沉痛代价”。而中共银保监会的副主席梁涛,则在会议上呼吁,各国加强金融监管合作,共同防范金融风险。
大家知道,去年底的蚂蚁上市叫停,据说是 习近平 亲自叫停的。那么此事为什么能惊动习近平呢?当时曾有知情人士透露说,马云在上海金融峰会上的一番“妄议中央”的言论,让习近平和其他一些中共高层非常愤怒。原因是,中共高层惊觉马云这是要跟中央对着干,这些资本和影响力不断壮大的大型民企,让习近平感到了威胁。
我们知道,蚂蚁集团的业务,不但覆盖了中国7亿人口,而且还包含了所有中国国有银行的业务内容,更关键的是,蚂蚁集团的股东还包括了江泽民孙子江志成参股的博裕资本。可以想像,规模庞大的蚂蚁集团,不仅跳脱了中共银行体系,构成了对习近平当局的金融安全最直接的挑战,而且蚂蚁还可能在和反习派合流,这对习近平来说,自然是细思极恐的。所以,当时就有评论说,习近平叫停蚂蚁上市,等同于是在摧毁一场“金融政变”。
那从叫停蚂蚁上市到现在,中共已经在金融领域进行了多轮的加强监管动作,像是约谈多家互联网巨头,出台一系列金融监管、反垄断条例等等,3月中的时候,习近平还在一场财经会上,亲自强调“金融活动要全部纳入监管”。这些都表明,金融领域成了习近平高度紧张的一块重地。那么,马云是北京这一轮加强金融监管的导火索吗?
大家还记得,1月份的时候,59岁的原华融资产的董事长赖小民,因为贪污受贿,成了中共建政以来第一个被执行死刑的经济犯,而赖小民是什么背景呢?据曝出的消息说,赖小民是江派权贵家族的“白手套”,也是曾庆红势力在大陆和香港商界的台面人物。
到了4月份,刚刚出狱没多久的上海富商周正毅,高调办了一场生日宴,结果是,跑去给周公子站台的东方卫视六大主持人全被封杀。周正毅被认为是江家帮的“白手套”,这么高调地办生日宴,也被认为是在试探习近平的反应。
当然,江派权贵们的白手套远不止这些,像是2017年被查的安邦集团的吴小晖、2018年被抓的华信能源叶简明、2020年被接管的明天系的肖建华等等,这些人在中共的帮派斗争中,有丢命的,有坐牢的,有被严打的……对习近平来说,这些江派的台前“白手套”都可能是金融风险的引爆点,必须掐灭在萌芽状态。
所以说,马云并不是北京紧张金融风险的一个促因,其实,早在2015年,也就是习近平刚刚当上中共国家主席两年之后,就发生过一起差点动摇习近平统治地位的惨烈 股灾 。
刚才我们开头也提到了,上海的“私募一哥”徐翔,江派的另一只“白手套”,7月初就要出狱了。而这个人重返公众视线,也让6年前的那场著名的股灾,再次变热。
我们也回顾一下2015年的那场中国股灾。
2015年6月到8月之间,中国股市泡沫破裂,中小散户损失惨重,有几大关键词可以描述当时股市的惨状,像是“千股跌停”、“国家救市”、“大佬落马”等等。当时,中国的股灾影响蔓延全球,美国道琼斯工业指数以及伦敦富时100指数也出现狂跌。
我们先从2015年6月15日说起,因为这一天是习近平62岁生日。在此之前,大陆股市盛传,到时要让股市升到5,361.5的高位,为什么是这个数呢?因为这是习近平的生日,53年6月15日的数字组合;也有说,当时中共证监会特批国泰君安证券在6月15日上市,也有用“国泰君安”来给习祝寿的意思。
但是,6月15日当天,上证指数并没有如期出现“盛况”,中国股民带着之前证监会发布的各种“利好”冲进市场,坐等指数新高,不料等来的却是指数跳水,而且,不只是当天大跌,之后连续几天都是大跌。
当时担任中共证监会主席的肖钢,在股灾过去几个月后,曾经总结说,“2015年6月15日到7月8日的17个交易日,上证综指下跌32%。大量获利盘回吐,各类杠杆资金加速离场,公募基金遭遇巨额赎回,期现货市场交互下跌,市场频现千股跌停、千股停牌,流动性几近枯竭,股市运行的危急状况实属罕见。”
当时,面对股市暴跌,中共当局在7月份开始实施救市,推出大量行政干预措施,包括强令券商出资,成立“国家队”入市买股票托市,但是作用不大。当时的港媒报导说,中共总理李克强多次就股市大幅波动做出批示,还要求抓证券界“内鬼”。
那么,谁是内鬼呢?就是当时作为“国家队”救市主力之一的中信证券,后来披露出的消息,指中信证券涉嫌和外资联手做空股市,被称为“内鬼事件”。
中信证券是中国第一大证券商,背后是中信集团公司。这个中信集团,是中国“红色资本家”荣毅仁在七十年代末创办的,“中信系”的公司众多,涉及各个经济领域,很多公司互相交叉持股,关系复杂,而且大多是由红二代、官二代掌控。
2015年8月起,中信证券的多名高管被调查,原因是涉嫌内幕交易、泄露内幕信息;9月份时,时任证监会主席助理的张育军被调查;到了11月1日,泽熙资本的控制人徐翔被抓,原因是涉嫌内幕交易、操纵股票交易价格,十几天后的11月13日,证监会副主席姚刚也落马。
曾有中共公安部知情人对外媒说,张育军被拘查的真正原因是和中信证券勾结、透露中央救市的决策内幕,中信证券借机进行内幕交易,大获其利。中信证券高管还向境外机构泄露有关内幕,和境外机构一起洗劫中国股市。
对于这场股灾,当时有分析认为,前中共党魁江泽民利益集团,利用手中掌握的巨额资金,可能对股市进行了操控,目的是发动一场金融政变,把中国的经济搞乱,要在乱中取胜,而股市的暴涨暴跌,可以造成人心不稳,正可以用来打击对手。在当时,海外也不断有和江派关系密切的网站,不停吹风说习近平将倒在经济之上。
这期间还有个引人关注的事儿,在2015年7月份,习当局决定出资救市时,还曾经邀请过一个人,当时的中国“私募一哥”、泽熙资本的控制人徐翔参与,但是被徐翔拒绝了。
在长达2个半月的股灾期间,5万亿美元的市值蒸发了。但是在这场股灾中,徐翔和他的投资公司却毫发无伤。而且,徐翔所有资金都在精准的时机,从股市全身而退。
根据后来曝出的消息,当时,中共已经下令往“抓人”的方向侦办处理股市问题,之后,上海市公安局组建了专案侦办队,最终锁定了两个人,一个就是泽熙资本的徐翔,另一个是深圳富盈基金的李建林。
徐翔被抓,也是充满了戏剧性。2015年11月1日,正在宁波老家参加祖母生日聚会的徐翔接到了警告,说是当局要来找他,徐翔立即离开聚会,开车狂奔上了高速公路前往上海,但是,警察早就封锁了交通,很快截停并抓捕了徐翔。当天晚上,徐翔穿着白色阿玛尼外套、带着手铐的照片就开始在网上疯传。
“徐翔时代”也到此划上了句号,也可以说是A股的一个时代就此终结了。泽熙投资凭借着资金优势和信息优势在A股里搅弄风云,带动的投机之风,让股市里的价值投资越走越远,也是徐翔的泽熙投资,让中国股民产生了“庄家为上”的投资思维。
关于徐翔一案,曾有财经消息人士说,当时的调查难度极大,因为据说牵涉到了上海一位著名的“官二代”,而且有20个高级官员的家属在买徐翔的基金。
有消息说,徐翔背后涉及三股江派既得利益势力。一是中信证券,泽熙和中信证券有牵连,而中信证券副董事长刘乐飞,是江派常委刘云山的儿子;二是和曾庆红家族深度关联的华润集团,徐翔也是重要合伙人;三是江派老巢上海,徐翔的泽熙总部以及最重要的三大资本平台都设在上海,所以,不可能没有江派势力和上海官方的通行证。
据说,中共高层后来把2015年股灾和金融界“内鬼事件”定性为“经济政变”。这对习近平来说已经不是经济问题,而是政治问题了。
股灾后,习近平开始全面收紧金融监管,大举清洗金融界和政商圈。所以,了解了2015年的情景,我们现在再翻回来看马云的蚂蚁金服遭到打压,也就不难理解了。对于习近平来说,任何潜在的威胁都要严防死守。
在胡温时代,江胡斗就没有停止过,而现在的习江斗是更加激烈,那么,为什么中共官场内斗不止,甚至到了你死我活的尖锐程度呢?
那要看透背后的深层原因,有个绕不过去的关键人物,就是江泽民,有两件震惊全球的大事和江泽民有关,一是,江是靠“六四”事件上位的,而“六四”大屠杀事件始终是中共梗在心里的一根刺;再有就是,江泽民在位时亲自发动了对法轮功信仰团体的迫害,而这场迫害持续至今。
江泽民集团因迫害法轮功而害怕被清算,因此恐惧失去权力;而习近平上台不断反腐铲除异己,树敌太多,又死命保党,恐惧中共倒台。这双方都因为要保住权力,所以内斗激烈。
其实在2015年的股灾前,在2013年8月时,江泽民集团已经策划过一次经济政变,叫作“8.16光大乌龙指”事件,当时大陆股市暴涨暴跌,引发了中国证券史上最大的错帐交易纠纷。
后来有消息说,这次乌龙指事件,发生在薄熙来案开庭之前。是因为江泽民集团为了阻止薄熙来迫害法轮功的真相被曝光,所做的一次黑幕运作,目的是要对习近平当局发出一个信号,那就是逼急了可以同归于尽,会不惜用中国经济作筹码,也不怕用毁掉金融体系作代价的。
我们看到,中共内斗的核心,还是因为中共欠了中国人太多的血债,惶恐失去权力而被清算,所以这种无休止的内斗只会不断加剧,同时,这也会让中共政权加速内耗。这也确实是像一些分析所说的,习近平很清楚,他真正的敌人,不在国外,而在国内;不在党外,而在党内;不在基层,而在高层。但是,这一切要怪谁呢?习近平还得怪自己,怪他所死守的那个制度。
策划:宇文铭 撰稿:宇文铭、蔚然 剪辑:曲歌 绘图:R1 监制:文静 财商天下 : http://bit.ly/3hvUfr7

详情

宿州卫校几点接活 Copyright © 2020

一千元的实体娃娃 夜场做鸭多少钱一个月 小新塘哪里有不正规安 翔丰国际大酒店 特色服务 新都耍妹儿的地方2020
翔安鸡集中在哪 新塘甘涌村多少钱一炮 想买个飞机杯买哪个好 新塘沐足推拿攻略 新郑机场附近休闲会所